有言必中  

        Target 

 資 料 庫   Library   (不做榜)

 

 《有言必中》是本地或國際時事短評,隨時更新。 

  對四周的事物,有人看得清楚;同樣的事情,有人卻感到迷惘。學《易》的目的 是使我們能夠做到「極深研幾」,因此社會上的種種現象,我們也都看得分明。本文就是辨別世事人事真偽黑白的評論,我們「每言必真、有言必中」。

特朗普得罪了Deep State

2021.1.14

特朗普還有不足兩周任期,卻還遭到連自己共和黨人也倒戈「逼宮」、通過對他彈劾的方案。有人對他深惡痛絕,必置其于萬劫不復之地,使他四年後捲土重來的希望頓成泡影。當然,「夾手夾腳」推特朗普落台的還有中國共產黨的身影,但從這種反轉整個美國各階層的異象看來,非背後的「黑暗王國大佬」不辦。究竟特朗普做了些什麼、嚴重影響到「它」的莫大利益? 

特朗普曾揚言要清洗華爾街這個「沼澤」,這的確對那群「金融野獸」會帶來威脅。不過,到此刻這仍是口頭上的威脅而已,而未見付諸行動。而且,特朗普還不時呼籲減息,這是與他們立場一致的。特朗普唯一落實了的是廢除奧巴馬的「醫保方案」,但這仍難以衡量、那是否代表「它」的利益將嚴重受損。

特朗普「反共」是否就是死罪?當然,美國政經界人士有不少依附中國方面的利益,但特朗普已成功掀起西方社會反共浪潮,形勢並不會因特朗普下台而逆轉,今置他于死地,除了認為是排除他四年後「復辟」的可能性這個原因之外,其他看不到什麼。看不到是否代表沒有?當然不是,只是我們不能看到而已。

Deep state 並不完全與中共「一鼻孔出氣」,縱使今次「倒特」是站在同一陣線上。中共滲入美國的利益層,這是「它」所以警惕。「它」的操控和利益,尤其在美國本土上,是不容與人分享、或被謀奪的;這就是拜登政府對中共的政策將不會一百八十度轉變的邏輯。「它」在各方面與中共打交道的利益,可能遭特朗普破壞,但若然再被深一層入侵,「它」何嘗不是把自己的「乳牛」美國、雙手奉獻給別人?最低限度,拜登今後大可利用特朗普對付中共的「遺產」作為討價還價的籌碼。

特朗普最大的犯錯就是公開呼籲群眾衝入國會,這個愚蠢、而且明知是達不到目的的舉動卻為人所「騎劫」 ,貝洛茜便依足劇本泡製了新一齣「彈劾總統」的鬧劇!明明是反共的貝洛茜,近期的態度有點可疑,這是應該令美國人感到擔心的。

 

----

 

二十年之後

2021.1.5

二十年或更早之前,世界上先進國家的投資者已改弦易轍,在直接投資實業的範圍中退下來,轉而用資本投資方式、或從金融途徑去抓住能賺錢的股份。不知從哪個時候開始,除了那些已成為市場的壟斷者之外,成功的實業必然被外資通過吞併、收購或合營等各種手段,到最後被迫慘淡出局。商業上唯一一個「不敗之謎」就是進行壟斷,這恰是富可敵國的「金融黑暗勢力」手上的「神兵」,無往而不利。縱然是面對「反壟斷法」的監察,他們每一次總是能夠安然渡過。

由第二次世界大戰所造成的破壞和毀滅,卻為和平後帶來了處處重建的契機。從戰後崛起、而發展成為今天世界級企業這種由小到大的模式,恐怕今後都難以重見。理由是今日龐大的資金勢力,分分秒秒在虎視眈眈,擇肥而噬。每當有實業成功冒起、以至進一步發展,它們都必需跨踰籌集大量資金這道難關。急於舉債發展而致失敗的例子不勝數,原因各異,是管理能力的問題、以至前瞻不足的問題等等皆是。當然,在另方面還要應付競爭者不斷進行的淘汰賽,小魚很難不成為大魚的點心。過了這些關,到了要成為「大」的抉擇時候了。要再上一層樓的時候,也正是企業最脆弱的時候,最易被外資乘機進駐。當然,上市融資又是另一個途徑,如果能符合一切條件、包括願意將企業內的技術公開的話。這種融資方式,難怪有人認為是一把雙刄劍。縱然如此,今後亦難以避免遭人「狙擊」而落入人家「資金的圈套」中。這是後話。

今天的創業者,感覺上搞實業的少、搞電腦科技的多;縱然這種說法還有相當大的討論空間。但「大數據」幾乎肯定成為今後的世界主流,而所謂的「區塊鏈」亦非常可能改變商業生態的一切。在那邊廂,AI 的廣泛應用反映工業自動化已臻成熟階段。當廣大民眾對愈來愈方便的生活方式感到愜意的同時,高失業率將悄悄來到,使人措手不及。

二十年之後將會怎樣?全球的生產力會否因成本減低、製造效率提高而提升?似乎未易肯定。但可肯定的是失業率將長期高企!世界人口不斷增加,二十年後的有關情況是可以準確預告的,除非期間又再出現更大、更具殺傷力的疫災,消滅大量人口,這才會有例外。工業和農業正進行「去人手化」的劇變,此消而彼長,試問失業率豈能不高企?人口眾多的大國正面對這種矛盾的發生,但他們又將如何計劃下一個五年、下一個十年?全球人口老化的問題,是不少政府常掛在口邊的關注點,但卻不見有人就新科技將嚴重推高失業率而發出警告!

若果全球失業率成為永久性高企,一種「惡性循環」便沒法停下來,那就是:生產力因減少人手而提升,但亦因此而致消費力降低而使實業利潤微薄。新科技若不能為企業因提高生產力和減低成本而帶來經濟效益、又不能為人類帶來收入,那時的世界將會變成怎樣?樓價會否因為人口不斷增加、而像地產佬開口閉口說著「剛性需求」而愈高企不下?新科技高效能的經濟模式,是否應該令通脹消失、甚至出現長期通縮?那麼,樓價又將會怎樣?

 

----

 

 

美國選舉系統出現危機

2020.11.15

今次美國選舉曝露了機制上的千瘡百孔,選票造假現象比比皆是,令人驚歎:堂堂民主大國居然可以腐敗若此。特朗普能否翻盤仍是未知之數,但每日翻出來的作弊材料都指向拜登陣營,拜登自然是「水洗都唔清」。特朗普團隊在此有限時間需要竭力蒐集證據,能否為他反敗為勝已不再是今日美國人民的關注,而更重要的反是關乎美國人的價值觀遭人破壞得體無完膚的問題。今天不査清事實真相,任得選舉作弊過關,那麼四年之後的選舉是否又「照辦煮碗」?美國的民主、公正是否由此墮落?美國人無論是否拜登的支持者,到此憂心忡忡,不知在拜登管治下的美國會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

今天全面性的干預選舉,是一場顛覆的陰謀行動,背後的勢力當然是要令特朗普下台。在某個角度上看,特朗普是一個「變革者」,他在國內損害著那既得利益集團的巨大利益,所以這「黑暗王國」必然想除之而後快。在國際上,特朗普一反過去奧巴馬對中國的詐儍扮懵,致力糾正雙邊貿易不公平的地方,以及反擊中國對美國的種種侵蝕,而且還在步步緊迫,令中國喘不過氣。政治、經濟和軍事上的對立,很難令人相信中國還願意看到特朗普可以連任。 

國內國外勢力都不想特朗普能夠當選,於是各方面都竭盡所能,務使又老又廢的拜登登上總統寶座。問題是、今次同時參與干預的範圍顯然太大,簡直是泛濫;於是破綻百出,連到民主黨人都瞠目結舌。美國人民感到羞恥,亦當不容許這種腐敗延落下一屆選舉的。美國似乎出現了另一場道德上的革命。

 

 

拜登上台 美國墮落開始

2020.11.12

拜登贏得並不光彩 ,雖然沒有證據證明他和選舉舞弊有關,但選票的點算在全國出現不正常的情況為數不少,可疑選票的數量之大亦令人吃驚,實在不能排除背後有組織性的力量在進行選舉顛覆。拜登是得益者,很難說一切與他無關。

今次被全世界看到美國傳媒的集體墮落,例如全面封鎖亨特拜登的醜聞和涉嫌犯法,就並非能單純地以為他們不喜歡「賤侵」那麼簡單。而更真實的情況可能是美國傳媒已經長時間被人滲透;那一貫被世人所推重的公正和言論自由的形象,已蕩然無存。

縱使拜登在爭議聲中得以上台,但他和中共勾結的形象永不磨滅,怎麼辦?在客觀形勢的限制下,他唯有和中共保持距離;這將會令有些以為中美關係由此而得以改善的人感到失望。

被至少一半數量的美國選民指其舞弊當選,拜登將難以團結美國人,注定未來四年施政的失敗。一般人都能夠肯定的是,未來兩年經濟難以全面復甦,拜登既難以「挽狂瀾於既倒」,貧富懸殊加劇便將令街頭的抗爭頻頻發生。

拜登政府如何有為地推行所謂的「撥亂反正」?以拜登一向無所作為、以及庸碌無能的往跡看,幾乎可以預見,他沒有什麼敢做,或只會在外交和軍事上「凍結」由「賤侵」所發動的形勢耳。

作為一個民選的總統,拜登將面對一個關乎道德意義和憲法危機的難題:選舉制度已被外國人成功入侵而導致有效地影響選舉結果。這個也是關乎國家安全的問題,故此並非拜登作出否認便能夠輕易擺脫的責任。

 

 

秦始皇有什麼偉大?

2018.4.6

不少人讚歎秦始皇的偉大,舉統一全國馳道的規劃標準、統一度量衡、統一文字等,盡是從統一的觀點出發。我問:這又何偉大之有?任何人統一中國都必然會想到一切必須劃一以方便管治全國,這並非只有天才才會想到的方案,這又何可謂之偉大?有人認為秦統一六國,可謂偉大。不過,若然沒有秦始皇,七國也會有統一的一天,他的所謂「雄才偉略」只是因當時六國君主的能力非常不濟所造就而已。

秦國經孝公、惠文王、昭王三代改革而得以累積強勢,嬴政不過是那承受了遺產的幸運兒。統一六國是長期「遠交近攻」戰略的成果,歷史的進程到了結局的一刻,嬴政只是做了他當時應該做的事情耳。秦王朝在他建立十多年之後就急速崩潰而至于滅亡,他又有何偉大?偉大的開國之君應該做到所謂的「善建者不拔」,秦始皇明顯不是一個善建者,而是一個敗盡祖業的不肖子!

有人認為萬里長城的確偉大,到今天不是中外聞名嗎?長城的偉大在于其建築規模的角度而言耳,若然在政治和經濟的角度論,那根本是一樁蝕本生意。它令秦王朝財政困難,不得不實行苛捐重稅,民怨亦因此與日俱增。同時,生產力亦由于人口大減而下降,埋下了覆亡的種籽。他的智慧值多少分數?

秦始皇墓陵在哪裡為什麼諱莫如深?正因為他畢竟沒有足夠信心相信他的王朝可以真的千秋萬代之故!他因此而設置了不少「義陵」擾人耳目,希望死後可得到安𡨴。這反映他的心裡虛怯,而並不是自信地認為自己真正偉大。撇開暴虐人民不論,就上述隨手拈來幾點作點評,他並不偉大。他在歷史上的意義、僅是在于他成為統一中國的第一人而已。

 

以訛傳訛的粵音

2014.10.28

粵音聲調雖然有別於今天的國語,但我們必須承認,若然在粵音的標準下讀錯就是讀錯,斷不可以「約定俗成」一語便把一切不對的讀法當作沒問題,否則,「劣幤驅逐良幤」,文化又何以承傳?今天我們一方面對粵音感到自豪,因為粵音能清晰地分平、上、去、入四聲,復有九調之辨,這是國語發聲不能辦到的;而我們卻在另方面人云亦云地懶理對錯,以訛傳訛,便無道理!不過,有時積習難返,倒是事實;譬如把「會計」讀其正音如「繪計」,相信百分百的香港人是不會習慣的。又譬如把「數次」讀其正音如「朔次」,人家亦感難以認同,此積習難返之故。

但有些錯讀卻是不能原諒的,開始時由于有人沒有把讀音查實便「大言炎炎」,後來的人便以訛傳訛,一傳十、十傳百,結果全城讀錯音!電視新聞報導通常是這種情況的始作俑者,例如把朝鮮(朝音潮)讀作「焦鮮」、把民調(調平聲,讀如「調整」的調)讀作「民掉」等,便是不夠專業!

除此以外,港人亂讀粵音的情況愈來愈嚴重,例如下例常聽到的錯讀:

1.     樂(姓氏):錯讀成快樂的「樂」,而此「樂」只讀作音樂的「樂」,例如戰國時有名將樂羊、樂毅。

2.     任(姓氏):錯讀成責任的「任」,而此「任」當讀平聲,粵音淫;

3.     不值一哂:錯讀成不值一晒,實在哂音診。

4.     身無長物:錯讀成身無長物(長短的「長」),而此「長」音漲,多餘也。

5.     甫:錯讀為「普」,非也。此「甫」音虎,其他如皇「甫」、鹿「脯」皆讀如虎。

6.     出奇制勝:錯把奇讀作「奇怪」的「奇」,此「奇」應讀如「基」。

舊日的廣州人慣把「唔夠響」的陽平聲故意提高聲調,讀其陰平同聲字的上聲,如姓「羅」者,人便呼之為「阿攞」;姓「何」者,人便呼之為「阿可」皆是。又例如「草羊」,人嫌陽平聲的「羊」字聲調低平,於是便讀之如「草映」,即「央」的上聲。又如「楊基」讀作「映基」、「黃沙」讀作「枉沙」等同此道理。不過,沒有人因此而忘記了原字的讀音,所以今天港人的不少錯讀,亦不可以習非成是為藉口,而懶于自我糾正和改進,實在是破壞中國文化傳承的行為,要不得!

----

 

 

無可原諒的戰敗國日本

2012.8.28

我相信,中國人從來沒有原諒日本侵華的暴行,就是因為日本從來沒有對她曾侵略的國家表示懺悔,包括沒有作出賠償、不承認和歪曲某些史實,以及更具民粹象徵的是、日本政府不斷有人向靖國神社參拜,等若把戰死的軍士奉為神明。此外,日本于戰後對其所發行的軍票一概不負責,軍票一夜之間變成廢紙,這種無賴的行徑足可說明日本絕無悔意,那我們縱有容人之量,也不致於去原諒態度傲慢、毫無悔意的敵人! 

德國希特拉領導的納粹黨于1939年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禍害不亞於日本之在亞洲發動的侵略戰爭,但世人對今日的德國普遍諒解(除了少數猶太人之外),而對日本很多人還帶著含蓄和保留的態度。這種分別明顯地是由於德國對他們當年發動的戰爭徹底認錯,真心誠意,並且與希特拉和納粹黨劃清界線。從此希特拉發動世界大戰被德國人定性為歷史罪行,而那一段歷史才真正地成為過去。德國人對那一場戰事是衷心悔疚的,也從來沒有一次否認希特拉曾用煤氣焗殺大量猶太人(滅種)的史實。有人甚至把死後的財產盡捐予以色列的猶太人,以示為往日德國的罪行作一點補償。德國的國民教育沒有隱瞞這次近代史,德國人也因此而沒有歷史的包袱,沒有抱怨心態,世人也因此對德國釋懷了。

戰後的日本絕不像德國!

日本人的民粹教育令他們對王室愚忠一片,對發動戰爭的日皇裕仁從無半句怨言。但在實際上,日本軍人犧牲了性命是他們甘心的、他們的家人願意的麼?洗腦教育可能令他們盲目,一至于此!他們選擇不埋怨,日皇裕仁在他們心目中是神。他們戰後對王室不離不棄,與德國人承認納粹德國為侵略者而作出道歉,顯然兩樣。日本人不服氣給兩顆原子彈打敗,還是認為中國、朝鮮等才是真正的戰敗國。近代中,日本舉足輕重的政客、官員從不間斷地參拜靖國神社,盡是他們心中覺得屈辱的行為反射。在美國背後的干預下,日本戰後沒有對中國作出賠償,軍票也都一概作廢了事。南京大屠殺、慰安婦、在中國進行試驗生化武器等戰爭罪行,一律否認。釣魚台當年亦在美國的強權之下被劃歸日本,而美國根本就沒權這樣做!釣魚台將會為中日兩國帶來衝突,日本人的不服氣、與中國人的不能寬恕日本侵華,終究會在戰場上以生死解決!

 

行不言之教

2012.8.20

每次講《周易》至大過卦,必然引用九五爻辭「枯楊生華,老婦得其士夫,无咎无譽。」與近十多年間的香港經濟環境作實際比對,莫不言中。「枯楊生華」即是老楊樹開花而不結果。香港的經濟發展已呈停滯不前現象,幸而社會上累積大量財富,故此還能夠「吃老本」、去營運著舊有的行業,但卻缺少了新的經濟發展路向。「塘水滾塘魚」式的金融、地產等炒賣,看像能夠維持經濟繁榮景象,但實際卻沒有開拓新的領域、也沒有發展的延續性,故曰「枯楊生華」。「華」就是花,枯楊開了花,卻沒有果結,就好像老婦嫁給少夫,卻無法傳宗接代一樣。

政府面對這種情況,該如何為未來的經濟發展定策?讓我們暫時把以權謀私這個因素撇開不談,經濟發展定策應從宏觀的規劃開始。事實上,在回歸前九十年代的香港經濟發展已開到荼薇,加上成本日趨髙昂,欲使經濟持續發展不墮,宏觀性策略便需要為此另闢蹊徑。於回歸後不久,董建華已經「有為」地提出一大串的新思維,要把香港打造成為「數碼港」、「中藥港」、「設計都會」等,洋洋大觀。這種構想無疑是正確的。然而,這些新思維無一得以開花結果,而盡皆胎死腹中,整件事錯在哪裡?錯在違背了「行不言之教」的真諦、錯在無知。

什麼叫做「行不言之教」?「行不言之教」是上古理想治國模式「无為而治」的其中一句話(按:《道德經》云:「居无為之事,行不言之教」)。政府不宜向百姓提出指導性語言,而相反地政府應該順民意而行。董建華當年提出政府要打造某某港,但民間的投入斷不會因為董建華一句話而開始!投資者只會看到實際環境變得有利、可行才會行動。然而,董的構想只是希望民間會響應他提出的口號,而不是政府也投身其中。董政府口惠而實不至,從沒有為這等經濟開拓而提供條件,結果所有「口號」無疾而終。

另一個失敗的例子是前總理朱鎔基講發展大西北政策,但政策的落實卻沒有見到中央政府投入資源,而是希望投資者首先投入的資源到位。本末倒置,如果成功便是一個奇蹟。若政府提出「口號」作為推行政策的開始,希望老百姓隨政府的意願去做,這都是「政治白痴」們的如意算盤,註定徹底失敗。相反,若政府不提「口號」而開始于發放條件,精明的投資便恐怕「執輸」,大家一於「悶聲發大財」,其事便易成了。雖然「无為而治」在今日的世界中可能難以全面實施,但其中的一句話「行不言之教」卻是為政者的金科玉律,順之者生、逆之者死,至今不渝。

 

商機愈少 老千愈多

2012.6.25

金融海嘯的發生,全球投資者都是輸家,老千們的真面目日漸清晰、而至于無所遁形。「金融老千」一詞由此應運而生,大家不禁問,為什麼這個先進、傳統受世人信賴的金融業由正入邪?道理只得一個,全球金融投資業多年前已無法增加整體利潤,有人便藉所謂衍生工具去泡沫化整個行業,直至一天,泡沫大得無法維持,於是便有2008年金融海嘯的發生。這個說明什麼?當正當的生意被競爭到無法生存的時候,欺詐行為變成生存的「必需品」,例如製造品偷工減料、生意合夥爾虞我詐,一盤生意甚至沒有一點真實性在內等。

無論是由於什麼原因所造成,十年以來,全球性低息環境以及資金泛濫是不爭的事實;商機卻變得愈來愈少,投資機會愈來愈渺茫,猶如剝卦所謂「不利有攸往」的情況。不過,不少人仍然雄心勃勃,不察覺今非昔比。事實上,今天的環境變得一切都須從「大」開始,在在必須有靠山,無論是在資源上或是在勢力上。今天,單打獨鬥而能成功者,鳯毛麟角。

有些聰明的人已洞悉傳統行業已為人所壟斷,若不,則最低程度已呈獨大的局面;故此,他們遂放眼於前瞻性行業、或嶄新科技的發展。他們以為,他們所先知先覺的、就是未來的空間。他們有的投資於偏遠地方的水源、有的投資於植林(有較髙經濟價值的樹木)、有的投資於新科技的創發等。這等投資在若干程度上反映投資者難再呆於傳統行業上,而須鋭意找尋新的機遇。姑且不論這等投資是龍是蛇,這種前瞻性投資的「前期投資」一定是非常漫長,而在期間全然沒有回報。就是這種特色,成就老千集團的護身符,長騙長有。

在資金不缺的年代裡,任何商機根本已被在上游的財資集團所包攬,小投資者十九會變或巨鱷的點心。還在幻想能創業成功的人,直是黃粱未醒!當我們知道,一切商機都被滲透殆盡的時候,你見到的「機會」是什麼呢?你所見到的「機會」,要麼只是你對該行業還未通曉透徹、要麼就是老千所佈設的陷阱,請君入甕!

 

 

                                                            「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匠心獨運

2012.1.30

杜甫《春望》作于至德二年三月陷于賊營這一段時間,傷春兼傷國之作。當時春城依舊,山河已非。詩曰: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白頭搔其短,渾欲不勝簪。」

有關「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的眾多註解之中,沒有看過什麼精確的翻譯,甚至根本的解錯也有。尤其是「恨別」兩字,註者每多避重就輕,從來都不見切切實實地說一說。至於能把握其中含意者,也不過如司馬温公所云:「花鳥平時可娛之物,見之而泣,聞之而悲,則時可知矣。」而已。然而,司馬溫公也避而不談何謂「恨別鳥驚心」!

「感時」又何以對「恨別」?表面上好像對不上,相信這就是註家不敢多說的原因。「時」,時勢之謂,但仍須包含時態非舊之意。「別」,另也,故亦時移勢易之意。是以「時」亦「別」也。同樣,「感」與「恨」亦皆心態的形容,亦合乎聯語之旨。

這頷聯的構作很特別,作者運用文字的顛倒安插,營造交錯而混和的感覺,的是高手。唯一可挑剔者,或是其有點「合掌」味道之嫌!所謂「合掌」,是指上聯與下聯詞意複疊,如:「蟬噪林愈靜,鳥鳴山更幽」之類便是。當然,「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並沒有上例的重複且呆滯的感覺,乃由於作者用字的匠心獨運也。(如上述「感時」對「恨別」)所謂有點「合掌味道之嫌」者,是指此聯上下句皆言今非昔比的感覺,意念重複。除卻此點之外,這聯的藝術水平無疑是髙超的。譯曰:「春天的花如常的,卻令我感觸時態非舊而掉下眼淚。縱是一聲鳥鳴,也令我痛心景況迥異而感到極不安寧。」

至於詩中其餘幾句,大家都理解不錯,不用我說了。

--完--

 

媒體霸權

2011.11.24

梅鐸經營了半生,成就他世界級傳媒大亨的地位,其影響力直達某些國家的政壇,有些政客、甚至政府,有時亦須讓他三分。在他的傳媒王國裡,有些是狗仔隊文化的鄙劣小報,專爆陰私;有些卻是具公信力的傳統大報,大言炎炎。這些具不同元素結合起來的勢力,就成為政客、甚至政府所畏憚的媒體覇權。這些媒體當中是否能夠絕對體現編輯自主?到了終極,梅鐸就是這個龐大集團的最後話事人,編輯自主當然並非百份百了。英國朝野上下,人人都非常討厭此人,但政客有時又需要在傳媒層面上製造影響力,所以又不能不與之勾勾搭搭。

殖民地時代的香港沒有媒體覇權,因為當時政治環境比較單純,所謂有影響力的報紙一般都是有公信力的、立場中肯的報章。當時的政府亦毋須依賴某些媒體作為政府的喉舌,民間亦沒有任何人想壟斷言論藉此影響政府施政的野心。當時政府亦容許有左派背景的《文匯報》和《大公報》的存在,任其吹噓中國共產黨的偉大、以及渲染革命等,並未擔心它們可以星火燎原。事實上,67暴動之後人心思治,市民每天都為改善生活而奮鬥,而《文匯報》和《大公報》亦只有「孤身走我路」,每天只在自說自話,情況就好像今天的《大紀元》。

回歸之後,媒體自我審查已是不爭的事實,最初只會是避免批評國家領導人,漸漸,一些對國家形象有負面影響的亦「可免則免」。最顯而易見的當然就是兩間免費電視台的新聞節目了。一貫以來,《無線》新聞節目的路線都是「誠惶誠恐」的,報導八九民運都如此「與眾不同」,就可見一斑了。縱然如此,「阿爺」覬覦《無線》之心,路人皆見。今年,終于契機來了,《無線》新聞賣給了「陳殼王」,「阿爺」繼《亞視》之後又下一城。《無線》比《亞視》的影響力大得多,電視界的覇權從此可謂粗定。

報紙傳媒除了《蘋果》之外,大致上都在掌握之中。《東方》只敢駡港府,卻少有批評北京。最具公信力的《信報》和《明報》已分道揚鑣,賣盤之後的《信報》已沒有了風骨,變成一張婆婆媽媽的報紙。《明報》暫時還不見怎樣,但有點曖昧,還須觀察。至于其他一眾小報,莫不「搖頭擺尾」,態度阿諛,因為他們早已「修心養性」了。

天空世界傳統上就只有《商台》與《港台》,除了個別主持人對政府作尖銳的抨擊之外,「烽煙」節目更是「阿爺」最不喜歡的。縱使一時之間沒法買起兩個電台,但只要運用高層次的壓力,那些評論「唔啱聽」的主持人便被迫離開或調職,過去幾年來,鄭經翰、黄毓民、吳志森、李鵬飛、蔡東豪、梁文道等先後被迫封咪。「阿爺」最頭痛的是《香港電台》、包括《香港電台》電視部所製作的節目,對腐敗的地方有揭瘡疤的、有挖苦的,絕不手下留情。這些,小氣的「阿爺」最不喜歡。用政府的資源,製作挖苦政府的節目,所以當年曾令「徐大炮」氣憤難平。真的,試問有哪個非民選政府能夠包容?

政府指派高官鄧忍光空降《港台》,當初還好話說盡,說是要維持編輯自主等,一派謊言。今天,終于出手了,換了編輯之後,當然可以編輯自主了。今後的《港台》沒觀眾、沒聽眾沒關係,只要聽不到反對者的意見就得了。「阿爺」要佔據所有媒體的橋頭堡,不是為了每天每刻都播國歌或「唱紅」,而是要肯定這些堡壘不為反對者、甚至中立者所佔有!梅鐸手上的媒體霸權是利用和操控「聲音」,以達致其謀取大利的目的。香港出現的媒體霸權卻是要操控「聲音」,逐步箝制言論自由,一切都只為害怕人民發聲!

--完--

 

 

 

天命猶可改 山河不可改

2010.8.18

山河,是億萬年以來所形成的地貌,所謂自然而然,那必然包含著無限的道理,也是一種大自然平衡的體現。這些道理,卻偏偏被忽略,現今世上還有許多大學問家仍然深信人定勝天。國家的發展若以破壞自然、或以人力克服天然為基礎者,可謂「大愚若智」!山不可改、也不可移,移山者便是「愚公」;因為砍伐樹木山林,所益者小、所害者大。中國有些省份伐木嚴重所帶來的惡果,正好說明這個。造梯田是舊中國的「聰明人」所提倡,這又是另一個益小而害大的典型例子。今天的「聰明人」以經濟效益為前題,開墾山林改植橡膠,結果好像「外人不能落籍」一樣,這些「樹」亦難以落「籍」,水土因此而流失,導致災患頻生。

這種情況亦曾發生在台灣中南部山區,那裡有人開墾山林改植較有經濟效益的檳榔,誰料檳榔不是那片山區的「原居民」,難以鞏固山土,大雨終使山泥暴瀉,全村毁于一旦,滿目瘡痍的景象,大家可記憶猶新?記得二十多年前讀過一篇台灣的報導,當時當地的官商勾結,加上土豪劣紳的「護航」,台中一條村附近的溪河被人粗暴地「殺」了,為的只是開採溪河下的石墨礦!這條億年而成的溪河完全遭毀滅,四周山林亦因此而逐漸消失。這還不叫人警覺?也還不叫各地政府官員警醒?

山的一切不可改、不可移,古人亦知敬畏之甚矣。因此古人有祭山之舉,實在包含十分敬畏和尊重等的意義,而不會像今天的人,為了目前利益而與大自然為敵。河,也都一樣,不論大河小河,盡皆是自然平衡的體現,改了,就會出現不平衡,小的會有小的失衡、大的會有大的失衡。大的失衡自然會化身成為自然的災害!甘肅舟曲的雨災,災情甚于汶川地震,災民呼天搶地,但罪魁禍首是誰、千古罪人是誰,他們可否知道?

全球氣候變化異常,天災並非中國獨有,但在破壞自然環境的前因之下,今日天災所帶來的災害竟加多了那前因所帶來的後果。中國的高科技一直落後於人,因此一直以來,大家都不期然地認為「新科技就是强大」,這種觀念反映在領導人每每重複「科教興國」的口號上。因此,斬斷長江、建造大壩,不被認為是一件錯誤的事。無論是射冰彈水彈上高空來干預天氣、抑或是開山闢路、又或開墾山林改植其他等等,莫不是以為「該當如此」,而不知道那是愚不可及的。

中國人叫自己的國土曰「山河」,幾經戰亂的國土稱為「殘山賸水」,但從來沒有人形容過像今天般的景況。唯一一次是西周末代的天災「岐山崩,三川竭」,但當時並無人為的因素(人禍),而只有自然的地震所帶來的後果。2008奧運年先有雪災、後有地震,而2010世博年出現甘肅水災、山崩、泥石流,這些可是巧合?我們無意宣揚災異之說,不過,近幾年中國每有大型的昇平活動,另一邊廂便出現嚴重的天災,不由我們不把這種巧合看成為一種諷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