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网站导航

   nbspnbspnbspnbsp新的一天,孩子们的训练照旧。

   nbspnbspnbspnbsp因为昨日的训练,那些练弓的女孩们格外小心起来,不过树林里满是箭羽飞过的嗖嗖声,那作为靶子的一个个树干,很快又插满了箭。

   nbspnbspnbspnbsp她们使用的依旧是普通的橡木弓,而且这些弓并没有经过特殊的加工,甚至连烘烤这种干燥处理可能也没有好好做。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又不是制弓匠,其中的道道他是不懂的。

   nbspnbspnbspnbsp他唯独明白弓的核心,那就是弓臂的形变储存能量,能量一瞬间化作箭矢的动能。归根结底这是数学和物理的问题。取代橡木作为弓臂的刚好材料,罗斯部族明显是有的。

   nbspnbspnbspnbsp持弓的女孩们纷纷眯着左眼,近乎于凭借感觉,射击二十步外的靶子。

   nbspnbspnbspnbsp此乃非常近的距离,但对于初学者,想要射中这么近的树干可不是容易的事。

   nbspnbspnbspnbsp传统的单体弓就是这样,它并不存在真正的瞄准机构。完不同于现代复合弓上五花八门的装备,以及现代化的瞄准机构,古代的单体弓之使用,完依靠射手的感觉。

   nbspnbspnbspnbsp所谓射箭上万次,射手已经人弓合一,射箭几乎不需瞄准,弓手即可百米穿杨。

   nbspnbspnbspnbsp这等李广般的存在可谓神人,留里克从来不奢望自己的部分手下能有这般实力。

   nbspnbspnbspnbsp女孩们在那边射箭,男孩们继续着一对一的格斗。

   nbspnbspnbspnbsp这几天,留里克也在跟着耶夫洛学习剑术。

   甜蜜和忧伤的诱惑

   nbspnbspnbspnbsp他努力的学习,只为成为战斗中的高手。他知道,耶夫洛所教授的完就是杀人之术,用一个词形容,就是迅捷。没有拖沓,不存在花拳绣腿,讲究的就是盾格挡的同时利剑杀敌。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已经教授了十多种剑盾配合的战术,以及演示了一番奇怪的动作。

   nbspnbspnbspnbsp据说这些都是战斗中可以使用的,至于面对不同的敌人灵活的应对,这就需要大量的练习。

   nbspnbspnbspnbsp但留里克目前有一个大问题!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目光敏锐的发现了。

   nbspnbspnbspnbsp衬里的麻衣已经被汗水沾湿,留里克气喘吁吁,暂停了自己和菲斯克的单独训练。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这就够了?你已经继续坚持。”耶夫洛故作不悦。

   nbspnbspnbspnbsp“先到此为止吧,我还是个孩子。”留里克气喘吁吁的说着,罢了又令菲斯克找另一个对手训练。

   nbspnbspnbspnbsp他走近倾倒的枯树干,直接坐了上去,抱着储水的玻璃瓶就美美灌起水来。

   nbspnbspnbspnbsp“呵呵,那边的人们怎么都想不到,罗斯人的生活里玻璃器越来也多,已经奢侈到使用玻璃壶了。”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你……”留里克抬起头,看着走近的年轻人。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随意的坐下来,随口道:“我的主人,你要成为真正的战士,还需要更刻苦的锻炼。”

   nbspnbspnbspnbsp“我懂。”

   nbspnbspnbspnbsp“不!你不懂。恕我冒昧,我有话对你说。”

   nbspnbspnbspnbsp“说吧。”留里克随意道。

   nbspnbspnbspnbsp“是。”耶夫洛有些不喜欢留里克敷衍的态度,考虑到自身的责任,也就大胆起来:“留里克,你还是太仁慈了。我看不到你的凶狠,你的训练更像是一种游戏。难道你是怕伤着你的训练伙伴,还是……”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当即抬起头来,不悦的问:“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nbspnbspnbspnbsp“我的主人。我只希望你更凶狠些,因为你的敌人永远是凶狠的。也请你在未来的训练里竭尽所能挥舞你的剑。”

   nbspnbspnbspnbsp“就这?我觉得自己已经很用力了。”

   nbspnbspnbspnbsp“不!恕我大胆,我的主人,也许你亲手斩杀一个人,你也就变得凶狠了。听着,一个战士必须通过这种方式成长。”

   nbspnbspnbspnbsp听得,留里克刚喝的水差点喷出来。

   nbspnbspnbspnbsp“杀人?为什么?!去杀死敌人?我……你指望现在的我上战场?”

   nbspnbspnbspnbsp“你在害怕?!”

   nbspnbspnbspnbsp“我……我不怕。”

   nbspnbspnbspnbsp“不!我看到你在害怕。一开始都是这样,以后你就习惯了。”突然间,耶夫洛扭过头,狠狠瞪着留里克的眼睛:“比起教你剑术,我更愿意教你勇敢。你既然要担任首领,早晚都要带领族人参与到战争。你居然犹豫了!”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确实犹豫了,他本不想做弑杀之人,不过就现代的局势,似乎罗斯部族根本不存在独善其身的可能性。

   nbspnbspnbspnbsp“杀死敌人?我还是太嫩了,杀死一头鹿我都要做一番心理斗争才下刀子。难道我注定要暴力起来?”心里的话留里克将之紧紧压制。

   nbspnbspnbspnbsp看起来,明日自己再参与打斗训练时,下手可要狠辣一些。

   nbspnbspnbspnbsp这样的话菲斯克是否会吓一跳?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暂不想有关杀敌的事,固然他知道立威的最好放下就是战功,不过自己成长到可以参与到战争,还需要好多年岁。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顺便提到了另一件事:“弗莱泽已经指导人去做新的弓,因为昨天的事,新弓或许有更高的质量。”

   nbspnbspnbspnbsp“是个好消息。”留里克长出一口气,话题终于变得轻松。

   nbspnbspnbspnbsp“还有一事。”耶夫洛的语气变得温柔:“你对仆人的态度……真的很奇妙。我听说昨天的那几个女孩,都是你最初的仆人。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nbspnbspnbspnbsp“我对她们过于仁慈了?!”

   nbspnbspnbspnbsp“难道不是吗?我感觉你的意思,似乎要把她们都收做妻子?哦,你是她们的主人,你有这份权力。这对她们本身也是好事。”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毫不害羞,他平静的脸色仿佛就在告知耶夫洛的揣测都是真的。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淡淡说:“也许吧。她们毕竟是我父亲送的礼物,至于别的女孩,并不是。”

   nbspnbspnbspnbsp“还是继续训练她们用弓?”

   nbspnbspnbspnbsp“不然呢?你难道还指望她们学习你的剑术?”留里克反问道。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耸耸肩:“嘿嘿,额外学点也是好处。那个女孩,她的伤势还好吧?”

   nbspnbspnbspnbsp“当然。她的伤口并不严重,我给她用了做好的药剂,一切都会好起来。”

   nbspnbspnbspnbsp“对此我很遗憾。留里克你应该知道,每一根橡木不停的掰弯,早晚都会崩裂掉。弓就是这样,如果新弓最后损坏了,还请你不要太惊讶。”

   nbspnbspnbspnbsp“咦?”留里克立刻敏感起来:“你难道是在给古尔德鸣不平?”

   nbspnbspnbspnbsp“不!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

   nbspnbspnbspnbsp“算了。”留里克耸耸肩:“我正有一物打算给你展示一下。”

   nbspnbspnbspnbsp说罢,随着一身尖锐的金属摩擦声,留里克抽出了自己亮白的钢剑,并奋力插进身边的枯枝上。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你手持这把剑,你可以试试能否折断它,或是让它变形。”

   nbspnbspnbspnbsp“主人,你……”

   nbspnbspnbspnbsp“你觉得我是刁难吗?”留里克命令道:“照我说的做,如果剑损坏了,我不会怪罪。你若是不做,我就发怒了。”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实在不知道这孩子想要做什么,无奈之下,他只好捡起留里克宝贵的佩剑。

   nbspnbspnbspnbsp说起来,耶夫洛只知道罗斯人开始装备一种可以斩断铁剑的“硬剑”,留里克掌握的可谓最华丽的硬剑。

   nbspnbspnbspnbsp难道要弄弯它吗?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这辈子都没有接触过钢剑,他大胆的握紧镶银的剑柄,尝试弄坏剑刃。

   nbspnbspnbspnbsp剑锋杵进树干,操持着剑柄的耶夫洛意图用自己的力气,把剑刃弄得成永久性弯折,所谓成自己的主人。

   nbspnbspnbspnbsp剑刃的确变弯了,可是一股强烈的反弹力量是怎么回事?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瞪大双眼,他的眼角赫然看到留里克正双手抱拳微笑呢。他已经使出了身的力气,剑刃已然弯折得厉害,可这里面明明还有大问题。

   nbspnbspnbspnbsp耶夫洛放松了力气,而弯折的剑瞬间恢复原状。

   nbspnbspnbspnbsp在惊愕中,他握紧短剑挥舞一番,尔后,他小心的用手指夹着剑背,令剑尖对准自己的眼珠。

   nbspnbspnbspnbsp因为激动,耶夫洛的手不停颤抖,“真是……真是不可思议。剑刃仍是一条直线。”

   nbspnbspnbspnbsp此刻的留里克一脸自信。“那是当然的。耶夫洛,你明白了吗?”

   nbspnbspnbspnbsp“明白?我明白什么?”耶夫洛收了剑,一脸狐疑。

   nbspnbspnbspnbsp“难道你刚刚没有感受到力量吗?这把剑,你可以用力气弄弯它。当你泄了力气,它又变得平直。你不觉得,它和做弓的橡木有些相似。”

   nbspnbspnbspnbsp“啊?你难道打算……”

   nbspnbspnbspnbsp透过耶夫洛经验的眼神,留里克明白此人已经理解了自己的意图。

   nbspnbspnbspnbsp“至少我不用担心一把硬剑崩裂掉。我很快会用它制作一种新的武器,我的女孩们会率先使用它。当我成功后,你可不要太震惊。”

   nbspnbspnbspnbsp“是吗?那我拭目以待。”

   nbspnbspnbspnbsp说实话,耶夫洛所想的是留里克利用剑的弹性制作特殊的弓,恐怕这本身就是“硬剑”的另一种特制。

   nbspnbspnbspnbsp上午的训练终于结束了,由于男孩女孩都增加的训练强度,到了午餐时间,他们皆为饿狼。

   nbspnbspnbspnbsp身为教练的耶夫洛和弗莱泽,两人得到了更好的餐饮,此乃他们赢得的奖励。

   nbspnbspnbspnbsp看着面前的烤肉和面包,耶夫洛不禁想起留里克临离开时说的话:“我早晚都将为你打造一把好剑,一把有弹性的、无法折断、能轻易斩断普通剑的好剑。”

   nbspnbspnbspnbsp想想真是让人兴奋啊。

   nbspnbspnbspnbsp在制作器具方面,留里克的行动力永远是没的说。

   nbspnbspnbspnbsp他吃罢了饭就换了一套衣服,脱下的满是汗水的衣服自然有人为他清洗。

   nbspnbspnbspnbsp浣洗者便是露米娅,给主人洗衣服本就是自己的责任,而她也格外享受这份“福利”。就目前而言,在所有的女仆里,可以和留里克关系最为密切的当属她了。

   nbspnbspnbspnbsp尤其是现在。留里克不得不每天和母亲睡着一起,以缓解母亲的空虚感。再说了,一个母亲抱住自己年仅岁的儿子入睡,这是多么正常的事。留里克自己的床铺呢,暂时则被露米娅占据。

   nbspnbspnbspnbsp露米娅觉得,自己已经在做着一些妻子才做的事情。她真是巴不得身份升级,守着留里克这座靠山。以在罗斯部族稳固自己的位置。

   nbspnbspnbspnbsp换过衣服的留里克直奔铁匠铺的所在。

   nbspnbspnbspnbsp事到如今,之前所有关于十字弓的臆想,如今终于要开始实践了。

   nbspnbspnbspnbsp其实从铁匠克拉瓦森打造第一把钢剑开始,留里克就想到了这方面的可能性。

   nbspnbspnbspnbsp甚至于制作十字弓本身就列在计划里,只是他没有想到计划付诸于实施是这么的快。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之身前往,身边连一个随从都没有。还有如往常一样,他行走在部族的街巷,见得他的人纷纷施以敬意。

   nbspnbspnbspnbsp他一路小跑而去,抵达了叮叮作响的铁匠铺。

   nbspnbspnbspnbsp“哦!留里克,你又来了,今天还没有到收钱的日子。”克拉瓦森乐呵呵的说着,顺便吩咐监控蒸馏器的卡姆涅出来给主人下跪。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命半跪的卡姆涅站起身并乖乖站好,尔后,他的视线看到了炉膛里正在闷烧渗碳的剑胚,不由得喜出望外。

   nbspnbspnbspnbsp因为剑胚,完就是一种被加工得很扁很直的低碳钢钢片!

   nbspnbspnbspnbsp“克拉瓦森,我不多说废话。我来只为宣布一件事,我有了一个新的计划,我要制作一种新式武器,而你必须帮助我完成。”

   nbspnbspnbspnbsp“啊?!好吧。”事情来得过于突然,克拉瓦森嘴上连忙答应,就是这心里面可是有所抵触。抵触原因无他,最优质的劳动力卡威带着妻子探亲了,铁匠铺还有大量订单要做,当前又不能指望年幼的卡姆涅拼命打铁。克拉瓦森可怜自己一把老骨头,只好继续奋战。

   nbspnbspnbspnbsp年老的铁匠用清水擦干脸上的汗,再熟练的使用肥皂,洗干净脏兮兮的手。

   nbspnbspnbspnbsp他令内堂的妻子拎来一壶放凉的秋菊水,倒进准备好的玻璃杯。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喝上一杯我们好好说。”

   nbspnbspnbspnbsp“好吧。”留里克兴致勃勃痛饮一杯菊花茶,口中的滋味,让他感受到一种陌生的熟悉。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也一直把自己定位成一名工程师,在制作机械设备方面,他觉得自己若不是被这幅渺小的躯体限制,早就亲自上手了。

   nbspnbspnbspnbsp三人席地而坐,在他们中间摆放着一块干净的木板。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无所谓肮脏,他手持一块被匕首略略切削的木炭,用以当做碳素铅笔绘制图画,嘴上也详细讲解起来。

   nbspnbspnbspnbsp“我要一支加工好的剑胚,我要你将其打造成弧形,并将两个端点敲打成两个圆环。”

   nbspnbspnbspnbsp“我需要你制作这样的特殊木器元件。”

   nbspnbspnbspnbsp“我需要你用青铜浇铸这些零部件。”

   nbspnbspnbspnbsp“我还需要你制作一种特殊的箭。”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随着留里克的讲解,克拉瓦森这个资深铁匠,终于从完的云里雾里,逐渐明白了些许留里克大概想要制作什么。

   nbspnbspnbspnbsp克拉瓦森不可能联想出从没有见识过的东西,他唯一能联想到的,就是这东西可能和弓很相似。至少,它与弓的目的是一样的,即发射箭矢击中猎物。

   nbspnbspnbspnbsp就是留里克的想法过于不可思议。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你是认真的?用没有开刃的钢剑做弓臂?这可能吗?”

   nbspnbspnbspnbsp“不要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留里克木着脸反问:“克拉瓦森,你这里不是有做好的钢剑吗?你取来一把,用力弯折它。我不得不说,目前我找不到任何的东西,拥有比它还要强的弹力。再说了,你难道相信自己制作的钢剑会折断?”

   nbspnbspnbspnbsp这番反问把克拉瓦森逗乐了,因为这个老家伙针对每把完成的钢剑必须施行“出厂试验”,即所谓尝试永久性弯折它。因为普通的铁剑,弄弯它后就只能用铁锤将其砸成原本模样。而弯折的钢剑似乎不存在“永久性弯折”。

   nbspnbspnbspnbsp“那就开始吧。留里克!我可不是制弓匠,你看得起我真是我的荣幸。那么,你知道为它取一个名字。”克拉瓦森诚恳的问。

   nbspnbspnbspnbsp坐在地上的留里克想都不想,脱口而出:“就叫它ke。”

   nbspnbspnbspnbsp所谓的ke是诺斯语的两个词的合成词,其实就是rossbo,即十字弓。

   nbspnbspnbspnbsp毕竟欧洲人初次接触并使用十字弓,都要等到十二世纪了。大规模使用钢制十字弓,则从十四世纪开始。

   nbspnbspnbspnbsp对于欧洲人,此物就是一种横向安置在木托上的弓,就是一种“交错弓”。

   nbspnbspnbspnbsp它是弓也不是弓,留里克的出现,使得针对该类武器过早的出现在欧洲。而且它一出场,就是绕开纯木制的版本,直接以“钢臂十字弓”的姿态亮相。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相信它有着极端的强力,甚至能给罗斯部族的作战模式带来彻底的革新。

   nbspnbspnbspnbsp但这世间还没有人幻想可以存在这样的武器,在它能够被制作出来、能够证实自己强大的破坏力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数。

   nbspnbspnbspnbsp克拉瓦森很高兴满足自己金主、未来首领的新需求,他也继续诚恳说:“一个交错的弓?很贴切的名字,但是我从没有见过它。留里克,也许只有你能够亲自帮我。我希望在我制作的时候,你可以亲自指导。”

   nbspnbspnbspnbsp“那当然!我还会亲自帮你呢。我不得不告诉你,你将制作的本该是属于阿斯加德的武器,我又得到瓦尔哈拉的启示,神许可我们罗斯部族,在凡尘制作阿斯加德的武器。听着,托尔也是支持的。”

   nbspnbspnbspnbsp“哦!居然是神的旨意?我可要认真完成。”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这番神神叨叨的话没法不让克拉瓦森有一点怀疑,转念一想,谁敢说如今的留里克不是真正得到奥丁恩惠的孩子呢?他一定也得到了托尔、弗雷的恩惠。甚至于,还是芙蕾雅要求他要妥善对待孩子们。

   nbspnbspnbspnbsp总而言之,这孩子用着屡试不爽的口气,证明了他自己的要求是合情理的、迫切的,以及必然会成功的。

   nbspnbspnbspnbsp至少留里克从没有经历过失败,克拉瓦森也就脱掉麻布衬衣,穿戴一件防烫伤的皮革围裙,暂停制作钢剑的工作,开始按照留里克的要求,率先制作十字弓的弓臂。

   nbspnbspnbspnbsp所谓弓臂,便是一根长达约七十厘米,厚度已经被加工得仅有不到九毫米的剑胚。

   nbspnbspnbspnbsp随着平直炙热、已经渗透足够碳元素,化作低碳钢钢条的剑胚逐渐被铁锤敲打成了微微新月的形状,制作试验性钢臂十字弓的工作正式开始!

   nbspnbspnbspnbsp而留里克,他本该耽于军事训练,下午本该修养身子,如今真是又找到了令人精神极度亢奋的工作。

   nbspnbspnbspnbsp留里克,他已经幻想着未来的罗斯军队,带着大量的远程武器,当敌人的军队还没有冲到身边时,就被威力强大之钢臂十字弓发射的重箭,射穿了盾牌,射穿了躯体。

   nbspnbspnbspnbsp面对莫名其妙的巨大伤亡,敌人在错愕中撂下倒地的同伴落荒而逃。

   nbspnbspnbspnbsp所谓战斗,在两军零距离厮杀之前,就以罗斯人的完胜而结束。

   nbspnbspnbspnbsp因为这份强烈的兴奋,留里克甚至忘了自己当前对弑杀的忌惮。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自诩不是那么热衷暴力的人,却在高高兴兴研发本时空的欧洲最暴力的远程武器,这里满的矛盾真是难以言明。

   ;sript();/s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