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视频app版

   “吆,是美女,美女美女,你是来参加夺宫的吗?”

   一家酒店中,刚刚进门的张寒晴就被一个青年的吆喝给吸引了过去。

   这算是她第一次出门参加这种盛会,立刻有些紧张的行礼道:“晚辈张寒晴,见过前辈。”

   “前前前……呃,对对对,我董斗山混迹江湖十三载,美女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我。”

   “那多谢前辈指点了!”

   一个美女接待一看董斗山正要变成狗皮膏药黏上来,深怕这个小美女吃了亏,于是道:“张姑娘请签到。”

   “啊,哦,在哪?”

   “前台,请随我来。”

   看到美女接待把张寒晴领走了,董斗山可没有放弃,难得一见的雏啊!岂能放过!

   结果,美女接待把张寒晴交给前台后,回身几步拦住董斗山,警告道:“我劝你别惹事。”

   “嗨呀你怎么说话的?照顾晚辈乃是我们这种前辈高人的本分,再说,你情我愿的事怎么叫惹呢?”

   美女接待冷冷道:“她是张家村的人。”

   闺蜜的那些大事

   “张家村?这没有几百个……”董斗山说到这,突然愣了愣,呆呆问:“张家村!奇门张家的那个村?”

   美女接待点了点头,随后高傲的向大门走去,留下一脸懵逼的董斗山。

   “前辈,我签到完了,正有件事……诶前辈你……”

   此刻的董斗山,已经溜之大吉了!

   九州修炼界有三个势力绝对不能惹,至少明面上不能惹,这三个势力中,两个正是玄教和奇门,可谓修炼界泰山北斗,另一个是天师一脉!

   张家,跟其中两个恐怖势力都有关系,惹谁不好,惹张家,老寿星上吊啊?

   张寒晴吃惊的看着董斗山消失后的大门,摆着招呼的手良久不动。

   “寒晴,你在这干什么?”突然一个悦耳的温婉女声想起。

   张寒晴方才如梦初醒,看到身边一位身穿体育装的妙龄女子后,懵逼的小脸顿时如花绽放,抓住女子的手兴奋道:“令怡姐你什么时候来的啊?也住这里吗?”

   诸葛令怡笑道:“嗯,刚放好行礼,正打算出来逛逛。”

   “我也去,我也去。”张寒晴更是兴奋。

   诸葛令怡却低头看了张寒晴一对大长腿旁的拖箱,笑了笑道:“也带它去吗?”

   “啊这……令怡姐等我!”

   说完就忙冲向电梯。

   虽然头一次出来闯荡,但她不是没出来过,只是跟家人去拜会诸葛家和刘家,因为有长辈在身边,她从来不敢擅自行动,唯一一次出去逛,正是去蜀地诸葛一脉家拜会时,眼前这位令怡姐姐带她出来的。

   连她这次出门,坐的也是专车,由附近的特察人员接送过来,那人太闷了,十三个小时的车程,居然没有说过一句话!

   不,说了,跟刚才的接待美女姐姐说了一句她的身份,然后开车走了。

   可这有个屁用啊,她一路除了看风景,还是看风景,都快憋疯了!

   “令怡姐,你也参加夺宫赛吗?”

   诸葛令怡淡笑点头:“嗯,但我只是走个过场,当是历练,可不敢跟天下英雄争夺名次。”

   张寒晴天真道:“我却很想拿到名次呢,可是我也怕一个也打不过呀!”

   诸葛令怡取笑道:“张家天灵瞳哪有这般不堪,我相信你肯定能取得一个好名次。”

   “我要能取得名次,那令怡姐肯定一举夺魁了!”

   诸葛令怡莞尔一笑,摇头道:“难啊,首先刘沛辰我就打不过,他可是对我们知根知底,又是刘家青年一辈佼佼者,出门历练已有六年之久,不论是天赋还是经验都远胜我们,另外玄教章途,纪寅,公良南蓉听说都参加了,这些人每一个放出来,都是能媲美刘沛辰的存在,压我们一头是稳了。”

   “啊!那还参加个屁啊。”张寒晴郁闷得爆了一句粗。

   每个孩子最讨厌的一句话,大概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怎样怎样。

   张家村里,没有几个比张寒晴优秀的孩子了,有也是男娃,女娃中她第一,可是她也被这般教训过,而让她学习的目标,就是玄教,公良南蓉。

   这个从来没见过一面,却让张寒晴打心底厌恶的女人,居然来了!

   不是都说玩耍玩耍嘛,当不得真的,为什么来啊?

   仙宫是重要,可是如今暴露出来的洞天福地听说是越来越多了。

   西地高原,昆仑之中,浮现重重山峦虚影,虽触无实感,然而耸高千丈,宛若通天,更有传闻,一位元婴前辈飞入虚影上空,俯瞰之时,见山影之中有一团水气,便说此乃有瑶池圣地!

   东边,渤海有一悬浮海上巨岛虚影,恐是蓬莱!

   就连身边令怡姐家附近,蜀山一脉中,一团金气久久不散,反而越聚越浓,如云似雾的显然不凡,迟早比金顶还金。

   这些就没人抢吗?

   都来盯着仙宫干什么?

   “这一次只是试水。”诸葛令怡继续笑道:“你要夺得一席之地不难,十年后的下一届就不好说了,地上的洞天福地,哪有天上的好,即使有,也没有仙宫显化得早,他们未必是争,先占得一席之地,了解传说中的洞天福地,才是首要的。”

   张寒晴沮丧道:“要是我只夺得一个边边角角,太奶奶还不得杀了我!”

   诸葛令怡抿嘴一笑,却不好安慰。

   张徐氏什么性情,她也是了解的,杀不至于,但惩戒肯定是有的,多半也是禁足,逼着寒晴闭关修炼。

   诸葛令怡虽然觉得这种方式对张寒晴,不,应该说对所有张家后辈都是一种折磨,将人逼疯都有可能,可她爱莫能助。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们诸葛家何尝不是如此,虽没有张家规矩多,但也说不上自由。

   特别是婚配一事!

   她没有选择权。

   两女一直逛到了晚上,在外吃过饭后才一同回酒店。

   而此刻的酒店大厅聚集了不少人,出了酒店工作人员和官方安排的接待人员外,无一例外,全是奇人异士!

   大家相互攀谈,交流,猜测究竟以怎样的方式,决出第一场的名额。

   因为听说,不会以简单的擂台决胜负,这样对很多奇人异士不公平,而是有多种项目选择,最后以综合平均分作为评判标准。

   不论如何,这第一场无疑是大浪淘沙,参加之人已经多达近万了,只有一千人能参加第二场,再从第二场选出一百人到虚明山决赛!

   说是决赛,其实这一百人,人人都能在仙宫占得一席之地!

   但具体谁的地方大,谁的地方小,谁的地方好,谁的地方差,就看决赛的表现了!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