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黄不收费的软件bq5n

   拿到了ez的终结赏金,之前在下路被ez与洛实行压制,并在盲僧的gank下是送出双杀,发育节奏被拖延不少了的希维尔终于是在这一波发育了起来。

   但在上一波团战中瓜分到了更多好处的,还是今天g2的上单塞拉斯。

   揽获双杀,塞拉斯终于是成为了令orin倍感头疼的角色。现在已经不是思考如何才能打开g2下路的缺口,而是该怎样才能限制住这个发育无解的塞拉斯。

   更要命的是,加上对线时积攒的4层黑暗封印,在上一波团战中,塞拉斯直接将被动提升到了九层。

   九层杀人戒、经济等级场最高的塞拉斯……更何况,使用塞拉斯的还是今年春季赛表现得最好的上单,对于优势局的掌控度根本不是其他队伍的选手能够与之媲美的。

   虽然对之前自家打野kold充当了一回带路党的行为仍旧耿耿于怀,但上一波团战已经结束,现在只能继续打下去,og的下路选手帕特里克也就只有含着幽怨的眼神,越过中单瞟了一下kold,最终压下了想要开口兴师问罪的冲动。

   在乱战中收获了足够多的好处,夏岩目前的血量状态还很健康,所以也没有考虑回家,而是前往了下路吃线——至于一波起飞的希维尔,自然而然地就顺路收起了中路的兵线。

   在这一波团战之前,orin的下路组合是将阿p与ikyx压制得很彻底的,所以到现在为止,下路的一塔只剩下了最后一层镀层,在不断聚拢的兵线攻击下显得摇摇欲坠,随时都会有倒塌的危险。

   清理了聚拢在下路,即将进塔的半波兵,顺便将兵线带入了敌方的下路防御塔后,夏岩便没有多做停留,随意地找到了草丛选择回家——身怀巨款没有更新装备、蓝量接近耗空,头上还有赏金的塞拉斯,对于og来说无疑是一块肥肉。

   八秒钟的吟唱结束,沐浴着泉水的温暖气息中,塞拉斯接连买下了火箭腰带与法穿鞋,只是一瞬间就搬空了足足有两千多金币的钱包,将战斗力直接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两支队伍几乎是形成了一种默契,在重新出门后都选择了换线,让队内最需要发育的下路组合来到中路更安地吃线,并随时准备支援。

   两队的中单平分秋色,与ikyx一同来到了中路的阿p虽然之前拿到了ez的终结钱,但在面对成型很快的ez时,还是显得有那么一丝劣势;两边的上野形势便要更加简单了:塞拉斯单方面地在对剑魔进行着碾压,而已经打出了自信,节奏很好的岩雀也始终是orin队的心腹大患。

   可爱俏皮清纯mm生活照唯美动人

   为了让剑魔得到发育的空间,orin派出了瑞兹来到下路,而剑魔则是照旧停在上路吃线,与caps发育一般的刀妹进行对线。

   就算是发育还不错的瑞兹,在面对夏岩的塞拉斯时还是显得没有任何竞争力。

   装备处于绝对的落后,等级也被超出了一级。没有多少与之对拼的资本,而且按照岩雀这一整局都很照顾塞拉斯的秉性来看,jankos随时可能开启大招前来gank。没有闪现的瑞兹就算是有余震提供双抗也难敌两个发育超越了时间的上野。

   怀着各种各样的担忧与考虑,所以nukeduck也就乖乖地补起了塔刀,无可奈何地将游走的线权与游走主动权拱手让给了对方。

   也得亏于只有上路崩盘,中下两路的一塔都还没有告破,所以也能让og的几人能在保证视野安的情况下安稳地发育。

   上路的差距让剑魔在团战中的作用微乎其微,orin局面上陷入被动,是大概率上无法避免的了——场面上进入了劣势,但拥有洛这个开团反手都极强的英雄,orin还是心存了一丝希望的。

   第十七分钟,jankos的岩雀配合下路的塞拉斯一同拿下了刚刚才刷新的火龙,并且一同击杀了想要抢龙的盲僧,让本身发育就超过了所有人的塞拉斯更上一层楼。

   团队经济线落后的orin谨小慎微地在进行着发育,按照现在这个趋势看下去,说不定这样的沉闷对局还会继续下去,直到两支队伍间有任何一队出现纰漏为止。

   场上时间来到了第二十分钟。

   14级190刀,5-0-2的塞拉斯装备栏中已经满满当当地躺着有火箭腰带、卢登的回声以及中亚沙漏,三件套的塞拉斯俨然成为了目前比赛场上的大魔王。

   现在的时间点这样的装备与等级,以及头上的赏金,让站在下路推线的塞拉斯既诱人又让人望而却步。

   趁着剑魔还没有上线的时机,夏岩带领着兵线很快推掉了下路一塔。虽然推到一半的时候剑魔已经出现,但就算是有防御塔,他也依旧不敢上前来骚扰——二十分钟三件套的塞拉斯,与十二级只有黑切的剑魔相比,不用想都知道最终的结果了。

   当着剑魔的面拆掉了下路一塔并清掉了被他带过来的一波兵,这对于塞拉斯来说就如同家常便饭,而剑魔也只能无奈地在一旁原地打转,等待着兵线的到来。

   orin的打野与中单出现在了上路,这就给到了夏岩悠闲的理由。在剑魔敢怒不敢言的眼神中清完兵便钻入了野区,无伤吃掉第一波大小石甲虫后,塞拉斯便卷土重来。

   虽然心里做足了塞拉斯随时有可能重新回来的准备,但对于塞拉斯处于视野盲区内的第二段e技能,剑魔还是显得猝不及防。

   几乎是塞拉斯通过位移穿墙而过的同一瞬间,两道锁链也顺着她的双手刺探而出,预判到了剑魔往防御塔方向的e技能小位移,冲刺到了他的身后。

   “砰!”

   卢登与彗星的伤害在e中剑魔的同一时间打在了他的身上,配合接下来的aqa,剑魔圆满的血条正在以一个触目惊心的速度朝着“0”这个数字降低着。

   三个大件的加成,让塞拉斯的伤害达到了一个看不懂的阶段,见面刚刚晕住打完一套,剑魔竟是损失了一千的生命值,而且塞拉斯的追击还没有结束。

   第一时间开出大招加速并防止被秒掉,alphari正心急火燎地想要逃开塞拉斯的追击。

   打完了一套技能的塞拉斯陡然往前一个小突进,携带的一颗颗火箭弹既清空了塔下的兵线,也再度地将剑魔的血量压低了一分。

   与此同时,满cd塞拉斯的q技能也随之转好,一发q的两段伤害爆发过后,剑魔仅剩下了200的血量。

   由于还扛着防御塔的缘故,夏岩作势回头钻入二塔右下角的草丛消除了防御塔的仇恨,随即立马又重回防御塔内,开启了之前就偷到了的大招,同样是拍打着恶魔之翼加快了速度,对马上就要逃入野区的剑魔进行着追击。

   e闪瞬间贴近身位,对于残血单位的暴击只是一个轻轻的触碰就清空了对方的血线,以免夜长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