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有app容乃大草莓

   声音在狭小的营帐内,异常清晰,没有逃过大家的耳朵。

   当事人伊露丽微微皱起眉头,展开手心——一堆发散着淡灰色的粉末,然后,她也一脸懵逼的望着其他人。

   这是什么情况?

   比起缇娜,伊露丽的效应宝珠碎的更快更直接。

   嘉丽娅‘垂死病中惊坐起’,满脸震惊的盯着躺在手心里的粉末,一天之内连续遇到两次这种现象,就足够吃惊了,第二个还是确定掌握了魔法的伊露丽,这让他一时之间完全陷入了困惑之中。

   那两位高阶魔法老头也都面面相觑,似乎也没想到这种情况发生。

   生人勿近的小萝莉哈迪莉丝,本来一直都是僵尸脸,目不斜视,漠不关心。但看到那堆粉末,瞳孔微微放大,露出一丝惊讶。

   在她的身上也发生过相同的事情。

   过了好一会儿,络腮胡戈那林才狐疑的问道:“我没看错吧?嘿,老伙计,你确定你拿的是效应宝珠?”

   “不会搞错的。”彭博思紧紧的皱起眉头,上下打量着伊露丽,似乎是觉得伊露丽再和他们开玩笑,故意捏碎的宝石。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嘉丽娅半撑着身体坐起来,拉过伊露丽的手,捻着那堆粉末:“不应该啊?这怎么可能?”

   “呃,还有没有,能不能再试试?”伊露丽显得有些尴尬。

   夏日绿色草坪上大眼睛俏皮少女

   “您真的没和我们开玩笑?”戈那林揪着络腮胡子,凑近了一点儿:“这种现象通常都出现在一些孩子身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当时也遇到过一个,最后证明,她是不可能具备魔法才能的。这位精灵小姐,冒昧的问一句,您的魔法是怎么来的呢?”

   这可是伊露丽最大的秘密,可以告诉蕾娜和姐妹们,但在法师协会,她还不想透露。于是,随口敷衍道:“我是自学成才的,嘉丽娅应该说过。”

   “呃,自学成才。”戈那林显得有些错愕,用极小的声音自言自语:“那还真是个小天才了。”

   彭博思思索半晌,表情诚恳:“精灵小姐,您……可以展示一下您的魔法吗?抱歉,我并不是要质疑你,而是……这种现象实在太特殊了,我需要一些佐证,才能进行下一步的判断。”

   “没问题。”

   伊露丽答应的很痛快,随手一挥,一道虚灵护盾就出现在彭博思的身上。比起刚掌握时的稀薄和短暂,经过多次练习的虚灵护盾,如今颜色浓郁,光彩琉璃,且持续的时间也进一步的延长。

   “哦,天哪。这是法术护盾,没错,这看起来就是某种法术护盾。”戈那林凑过去仔细的观察着护盾,又回头看了眼伊露丽,心里升起更大的疑惑。

   这位精灵小姐,释放法术也太快了,难道是法术默发?可是,在她这个年龄就能法术默发的魔法师,实在太罕见了。

   事实不容辩驳,连彭博思都糊涂了。

   一直到护盾消散,大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大眼瞪小眼儿,不管是谁,读过多少魔法典籍,也找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释。

   在听到利亚斯将此事上报给三法议会,这两位高阶魔法师才没有追问下去。

   不过哈迪莉丝看伊露丽的眼神有些奇怪,似乎心里有很多的疑问,但因为性格的原因没有开口询问。

   危机四伏的海岸边,夜晚注定不会平静。

   不过并不是海怪的袭击,事情就发生在临时驻地。黄昏一战中,不少骑士都吸入了毒雾,丧失战斗力,痛苦的遗留在战场上。在海怪退却后,一个小队把幸存者都救回了营地之中。

   但情况不容乐观,得救的骑士们无一例外,脸上都是瘆人的绿色,嘴巴、鼻腔、舌苔上也生了一层绿色的不明物质。他们的神智大多都保持着清醒,没有疼痛,却全都感到浑身上下如蚂蚁啃噬一样,奇痒难忍。

   其中甚者,难以忍受巨大的瘙痒,不惜抓破脸颊止痒。

   经过多名魔法师共同认定,这也是一种诅咒!法师团仅有的两名驱魔系魔法师,尝试使用祛除诅咒,起到了明显的效果。

   然而,受伤的人数实在太多,足有五六十人。完全依靠两名魔法师来祛除,根本就应付不过来。

   这些骑士们都是阿拉贝城的贵族,其中不少人都有法师协会的亲属,是阿拉贝城的贸易、经济和军事中坚力量,和那些普通的底层人民完全不同。

   假如抛弃他们,那么整个贵族阶级都不会同意的。

   这就苦了那两位魔法师,只能全负荷运转,拿法力药水当水喝,尽量的能救治一个算一个。

   这一夜,自然也没人能够入眠。

   翌日清晨,当旭日从漫无边际的海洋中升起,光芒驱散阴霾,压抑了整晚的人们,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

   长长的骑队向着港口缓缓前进,几乎每一匹战马上都横着一名受伤的骑士。实在没办法,那两位魔法师彻夜未眠,都快累瘫了,也只救了十七八名,其余的伤者只能送往法师塔。

   ……

   “伊露丽,你怎么整晚都没回来。”

   “唉,别提了,我好困啊。哈欠~~”

   伊露丽是随着骑士团回归法师塔,又从港口返回魔法区的。嘉丽娅作为风系魔法师,自然而然的留在了前线。

   只是,利亚斯的消息还没传来。

   伊露丽只好先行回家等待。

   “那成为魔法师的事情呢?”伊露丽一夜未归,蕾娜也没有法师徽记,就连打听都打听不到,也担心的一夜没睡。

   “麻烦的很。”伊露丽挠着头发走进房间里,一头栽倒在柔软的床上,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在海滩上熬了一夜,难受死我了。”

   “怎么又去海滩上了?喂,你先别忙着休息啊,大家都很担心你。”蕾娜追了进来,关好房门,一脸关心的坐在她的床边。

   “别提了。”伊露丽坐起来抱着被子:“蕾娜,现在的阿拉贝情况太糟糕了。那些海怪简直无处不在,昨天夜里冲击了丰饶港——贵族区一个繁华的港口。要不是及时救援,恐怕那什么法师还是骑士,都要完蛋。”

   “这么严重?你怎么去海滩了?是协会的命令吗?”蕾娜紧张的追问:“你有没有受伤?”

   “我怎么可能受伤,哈哈……”伊露丽脸上写满了骄傲:“蕾娜,有一件事你绝对想象不到。”

   “什么?”

   “我的魔法。”

   “你的魔法?”

   “没错。”说到这件事,伊露丽满脸兴奋,也不困了:“以前我对魔法不了解,还觉得法师协会里的人一定个个都了不起。但是,自从看到一个个脸上惊讶的表情,我才发现,我比他们想象的要更厉害。”

   “更厉害?”蕾娜被吊起了胃口:“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首先呢?当然是要感谢我伟大的神明,雄伟之克雷姆!”伊露丽脸上写满了虔诚和自信:“是它赐予了我无以伦比的魔力,让那些人目瞪口呆的天赋!”

   接着伊露丽从利亚斯开始,一直到戈那林和彭博思,都大致描述了一遍,重点都集中在她如何如何优秀,如何如何天赋异禀,那些土包子如何如何震惊。

   “法术瞬发?法术默发?”蕾娜曾经驾驭过绿意魔网的魔力,对此有些了解,不过精灵施展魔法和人类仍有区别,她们的纹身就是一种特殊的转换符印,只要处在魔网之中,就能凭借意志引导,通过符印转化为魔法效果。

   “没错,我的魔法不需要任何的材料装置,以及咒语。简直随心所欲,如臂使指,比他们的魔法高端了不知几个档次。”

   “雄伟之克雷姆……”蕾娜念叨着这个名字,表情有些复杂。

   种种迹象表明,伊露丽信仰的这位神明,其神力之强大之神秘,超乎她所认识的其他神明。似乎真如伊露丽所描述的无所不能,无所不知。

   “说真的。”伊露丽趴上蕾娜的肩膀:“蕾娜,我没有和你开玩笑哦。我现在,越来越坚信,只有我信奉的神明,才能拯救我们,甚至拯救阿拉贝。”

   蕾娜轻轻的揽住伊露丽的肩膀,沉默了好一会儿:“伊露丽,还记得你那天问的问题吗?如果为了大家,我愿不愿意放弃曾经的信仰。我并没有把它当成一个玩笑,我是说,我真的认真考虑了。”

   “如果那天是我带着小乔尔,而拯救他的唯一办法就是改变信仰。那么……”蕾娜深吸了一口气:“我会做出和你同样的选择。”

   伊露丽安静的贴着她的肩膀,轻声道:“蕾娜,我知道的。所以,你一直都是姐妹们尊重的大姐。”

   “我这个大姐,最近越来越没用了。”蕾娜一阵苦笑:“烤面包、做家务、照顾孩子,我都帮不上什么忙。”

   “哈,那些都是小事儿。保护大家才是大事,我跟你讲啊,那种水母怪物还记得吗?魔法师都束手无策,我觉得你的箭术一定能派上用场。”

   “是吗?”在蕾娜听来,这只是一种安慰,曾几何时,保护大家是她最大的责任。

   而她万万没想到,一直吊儿郎当的伊露丽扛起了重担。

   让她既欣慰,又失落。

   假如我有一个机会的话……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