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视频最新版本下载

   有道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斯威亚部族联盟这一次以瑞典王国的新身份,在同样一片海湾、同样的战场,就是要复刻一次丹麦哥特兰人曾干过的事。只是这一次,入侵者成了被入侵者,出来混的迟早要还,在旧奥斯塔拉燃烧的废墟上兴建起来的哥特兰人港口市镇北雪平,正面临着多达四千人的混合船队之强袭。

   仅就规模而言,瑞典联军的实力与曾经丹麦联军的兵力旗鼓相当。

   作为被攻击的目标,北雪平的殖民者,他们人口更少军事实力也更弱。其中倒是也要一些强悍的家伙,可惜他们不是哥特兰人。

   一些渔船开始逃命,在他们的身后是巨量的风帆以及狂飙突进的船只。甚至有视力好的人不禁使劲揉着眼睛,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尤其觉得后方扬着巨大三角帆的船只可为人间之物。

   如果来着是丹麦军队就好了,那样说不定是丹麦盟主哈夫根终于决定对梅拉伦湖里的那些家伙动武了。然而,来者表现出的多种特征,都在指明他们不是丹麦人。

   少数聪明者已经紧急跑到海滩,把船只推到海湾,带着自己的妇孺意欲向布洛湾深处前进,并进入到内陆湖区藏匿起来避祸。却也有不少人纯属是脑子瓦特了,他们真的天真的觉得这世间只有丹麦人能组织起庞大的军队,可以让船帆布满整个海湾。甭管来着多奇怪,他们一定是丹麦人。

   然而,气势汹汹冲滩的卡尔,面对着岸上晒渔网的三十多人,以及他们身后大大小小的木屋,有的只是看蝼蚁的鄙视。

   他拔出自己的铁剑吼道:“梅拉伦人,跟我走!消灭这些哥特兰人!”

   说罢,他第一个跳下来,无所谓对方的震惊与茫然,开始了无差别砍杀。他已经没了人性,只有身为狂战士的兽性。他的一大批跳船的部下,高举着战斧嗷嗷叫的冲向准备不足的北雪平居民,那些滞留在海滩的人们,纷纷被击倒,余下的人们四散奔逃。

   三艘长船全部冲滩,一百名梅拉伦战士发起第一轮攻击。就在他们的身后,规模更为庞大的船队正在冲滩的路上,就是需要一些时间。

   终于,一些回过神来的哥特兰男人自发的聚集起来。

   他们已经没时间穿着皮甲、锁甲,而今仅着轻便的皮衣、布衣,手持圆盾与斧头,最多戴上头盔。他们纷纷从自家的木屋里跑出了,撇下抱着孩子瑟瑟发抖的女人,投入到反抗中,哪怕这种反抗十分徒劳。

   咖啡馆弹钢琴美女安静温柔图片

   有三十多名哥特兰轻装的武装者冲向他们的港口,面对着蜂拥而至的敌人一瞬间乱了阵脚。

   卡尔张着他那血盆大口,剑指突然出现的他者,狰狞嘶吼:“兄弟们!都给我冲!”

   已经不需要更多的废话,卡尔的亲兵在平日里就总是得到主子的恩惠,现在可算盼到了尽忠机会,他们高举着战斧、剑冲了过去。这些人甚至没工夫去组织盾墙,他们争先恐后冲击,生怕本该是自己的战利品被他人抢走。

   近百人的狂暴冲撞,岂是区区三十多敌人就能抗下的?何况这些人大部分身着锁子甲,身材又多强壮。

   梅拉伦军的牛皮包裹又铁皮镶边的沉重木盾,纷纷将哥特兰人撞趴下,接着就以一记斧劈剑刺完成血腥的结束。

   可以说第一波真正意义上的滩涂战斗,卡尔的梅拉伦军堪称鲁莽的先头部队完成了很彻底的碾压胜利。

   现在,卡尔的眼神里只有对金子、银子的渴望。他坚信面前所谓“北雪平”的哥特兰渔村里藏着不少宝贝。

   是啊,谁能否定一个以贸易据点来命名的定居点是贫穷的。

   战场的另一边,奥列金看着儿子的胜利兴奋的浑身颤抖。

   余下的梅拉伦人也非常够意思,他们都懂年龄不小的奥利金死后,前方奋战的卡尔就是大家的第二任国王。

   “卡尔!卡尔!卡尔!”

   长船上的人们还在拼命划桨,齐声呼唤“卡尔”成了大家的新号子。

   梅拉伦军的呐喊声更是激发了岸上部队的亢奋。

   卡尔的脸上沾染了敌人的血,他以手肘擦拭一番,拎着滴血的剑开始带着手下进入哥特兰的村庄内部,开始了他的劫掠盛宴。

   然而,突然从木屋里伸出来的长矛,一下子戳倒了多名战士。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众埋伏的哥特兰人突然杀到,其中甚至还有女人。

   贸然进入村庄的他们遭遇到真正的迎头痛击。只见突然杀出来五十多名身着全套锁子甲的、身材健硕的战士,戴着他们只露出两个小孔的铁头盔,冷静地冲了过来。

   这些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的毫无准备的哥特兰人之流,他们来的方向明显也有不少建设卓越的木屋。

   梅拉伦军战士还在和埋伏者搏斗并渐渐占据上风之际,谁能料到突然杀出一群字面意义上浑身是铁的狂战士?

   卡尔的十多名手下直接被撞倒,接着或被矛头戳杀,或为斧头劈碎了头颅。

   “兄弟们,不要慌。我们聚集起来!”卡尔临阵大吼道。

   他本人的确不是很慌,奈何他的手下这辈子都未曾见到这般阵仗呀!

   “大人,我们准备不足!他们浑身是铁!”有战士悲愤交加中吼道。

   “蠢货!不能退!你们是最强的,不能给我丢脸。”

   卡尔倒是想要顶住,奈何他的处境愈发被动。

   正如船上老家伙对奥列金的忠告,卡尔所部孤军深入或成众矢之的,不料一语成谶。

   真可谓信息的不准确,让梅拉伦军以为北雪平里都是哥特兰移民,其中的丹麦人微乎其微。

   可是,这怎么可能?!

   卡尔还不知道他遇到的实在是一支精锐,哪怕这群“铁家伙”兵力并不多。

   这里的不多当然是针对整个瑞典联军来说,但在局部作战的当下,丹麦人和哥特兰人的武装者,就是比卡尔的人多。

   卡尔不得不收缩兵力,他已经损失了三成的兵力,虽然造成了几名“铁家伙”的伤亡,终究他的损失最大。

   六十多名梅拉伦战士围成了一个圆,以交错的圆盾作为保护的屏障,并慢慢的向海滩退却。

   卡尔的剑依旧在滴血,就是他的盾已经被敌人的斧头砸出多个洞。他这一生还是第二次如今天这么狼狈,上一次是和罗斯的阿里克比武,这一次搞不好小命不保。

   登陆的卡尔,他的手下都是手持短兵器,行的也是“马润”的活计。

   奈何他们遭遇的堪称真正意义上的维京重步兵。丹麦人从天而降的长柄战斧不断的敲碎裂梅拉伦军的脑壳,卡尔的撤退之路充满血腥的悲哀。

   就在大家在极度的艰难中明显看到海岸之际,看到源源不断的逼近的长船,他们的士气突然崩了。

   卡尔仅剩下三十多名活着的手下,他们裹挟着卡尔撒腿就跑。

   那些“铁家伙”先是大举追击,但看到了铺天盖地的船只,一时间愣在当场,甚至下意识的向后退就几步,终究并无逃遁之意。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难道被赶出来了?”站在船艏的奥列金眯着眼睛看清了自己儿子的狼狈模样。

   罗斯人的船队一直紧紧跟随梅拉伦人,卡尔的狼狈模样,留里克与奥托看得真是清清楚楚。甚至是那些突然冒出来的一批浑身散发着晦暗金属色泽的武装者也被大家看到。

   奥托以他那战士的敏锐,察觉到了事态的不对劲。他猛地拍打留里克的后背,因为紧张,下手重了点。

   “爸爸!你干什么?”

   “怎么样?想办法发射几发标枪支援一下?你瞧,那些梅拉伦人都被敌人吓到了。”

   本就精神高度警惕的留里克楞了一下,他凭着自己直观的判断,阿芙洛拉号当前的位置距离海滩的水线,大概还有二百米。就这样的距离,大船该考虑抛锚了。

   留里克努力冷静想了想:“你瞧,梅拉伦人都在全力冲滩。还有那边,有船只在追击他们的逃亡者。爸爸,约定里说了我们不该介入。”

   “呸!都这个节骨眼了,我们真的袖手旁观就是玷污了战士的身份。小子,你说你的标枪能打到海滩吗?”

   奥托的脸变得极为狰狞,留里克被吓了一跳,这张老脸褶皱的纹路简直是在呐喊“我渴望战斗”。

   也罢!这些扭力弹弓都做过实验,以最大仰角发射弩用标枪,或者干脆是玻璃弹,介入二百多米外的战斗完全没问题,就是散布问题可能就有些麻烦了。

   留里克咬了咬牙,即刻对着船上羡慕的浑身难受的耶夫洛(其实大家都想上岸战斗):“安装标枪!最大角度!”

   很快,阿芙洛拉号调整好侧舷对敌,一侧的三座扭力弹弓根据它们设计好的调整角度的机构,全都设定了最大射角的45°。

   耶夫洛亢奋中怒吼:“大人!准备好了!”

   一瞬间,留里克也不知那根线搭错了,他大吼一声“阿贡”。当然这种诺夫哥罗德人才懂的形容“柴火冒烟”的词儿,在场的罗斯人是听不明白的。

   他看到耶夫洛正傻傻地看着自己,急忙用诺斯语吼了一声“hjuta”。

   三座扭力弹弓应着命令,将标枪弹射出去,只有嗡嗡声存留人间。

   倚靠着即将冲滩的友军,卡尔和他狼狈的手下终于在血腥的海滩稳定下来。

   不料,空气中突然传来咻咻声!眼神极好的人能看到天空中有三条线在快速运动,奇怪的声音就来自它们!

   那是罗斯人发射的专用标枪!它们实际是一种大号的箭矢,纤细的松木箭杆顶着一个淬火处理的熟铁锥形矛头。它的尾翼是粘合的两片羽毛,故意略微倾斜于中轴的羽毛,赐予飞行中的标枪疯狂旋转,嗖嗖声就来自羽毛对空气的不停拍打。

   这虽然削弱了一点它的飞行距离,却实实在在的保证了稳定性与抗风偏能力。

   所谓的标枪也只有一磅重,罗斯人的扭力弹弓能将这种轻型武器抛射到三百米外。它的确是轻,就是拥有了重力势能加持,其力道足够打穿着牛皮甲的敌人。

   三根弩箭突兀的插进海滩的沙土地,它们带着强烈的呼呼声突然出现,给了那些不知如何的“铁家伙”很大的惊吓。

   须臾,又有多达五支标枪飞过来了!

   它们来自于其他的罗斯船只,留里克的命令通过弟兄们的呐喊,已经传递给所有船,船上唯一的扭力弹弓立刻对海岸进行威慑式射击,或者说是瞄着大概目标乱打一通。

   这一次罗斯人的火力干涉取得了成功,有一支神奇的标枪不偏不倚的集中一名不知所措的家伙。锥形矛头以极快的速度,以一个很大的角度击中了一名“铁家伙”的锁子甲,矛头直接戳进肉身,强大的力道直接将其砸道,就好似一棵大树轰然倒塌!

   卡尔瞪大了满是血丝的双眼,他看到了神兵天降的“大号箭矢”成功杀敌。

   至此,“铁家伙”中再无发呆之人,他们抛下倒毙的同伴,引领所有缓过神来的哥特兰武装者开始退却。

   难道真的是罗斯人的火力干涉大获成功?

   或许有这方面的原因,身为战士,最大的悲哀与恐惧,或许就来自自己与同伴死得莫名其妙且毫无意义。一名斧头滴血的“铁家伙”死了,纵使再勇猛,也是这般莫名其妙被收割了生命。

   反观罗斯人,虽然不知道是谁的箭射杀了敌人,个别眼睛极为锐利、完全就是远视眼的人们在高呼这一战绩,顷刻间,所有的罗斯船只都在欢呼。

   奥托老眼有一点昏花,但兄弟们都在欢呼扭力弹弓射杀了极远距离的敌人。

   不可思议的战果惊得他突然将留里克举起来,又再重重放下。

   说实在的,留里克也觉得己方部队的运气好的不可思议。

   当然,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爸爸,你瞧!”亢奋的留里克小手指着战场:“他们终于开始全面登陆了。”

   心满意足的奥托略微安定:“让你的手下停手吧。”

   “不再继续支援了?”

   “废话!”奥托的言语带着笑容:“你的箭矢会误杀梅拉伦人,这就不好了。敌人看起来很强,就让梅拉伦人去搏斗,让他们死人,我们在这里观战。哈哈,他们若是抱怨我们袖手旁观,我就说我们射杀了敌人。他们说我们违约参战了,我就说我们并没有登陆。”

   留里克想了想:“这倒也是。他们这样了要是违约,就不配做王。虽然我有些担心奥列金国王的契约精神。”

   “担心与否已经无所谓了。”奥托拍拍儿子的肩膀:“我要休息一下。让兄弟们都休息吧!等一会儿他们打完了仗,我们放下小船上岸瞧瞧,我们去讨要属于我们的银币。”说罢,奥托就撤回他的船艏楼里的“船长休息室”了。

   留里克还待在船艏甲板,他想和自己的同龄伙计们说说话,奈何卡洛塔、菲斯克、卡努夫,甚至是科文人泰拉维斯,都被刚刚发生的事,还是岸上愈发混乱的战场,震撼得浑身发冷。

   尤其是卡洛塔,她扶着船舷栏杆侧坐甲板,瞪大的双眼仿佛失了魂。她又想起了奥斯塔拉的毁灭,只是这一次,复仇者给予这些鸠占鹊巢的曾经的入侵者的,分明是更凶狠的打击……

   xiazaitxt